首页 > 商业 > 巨头蜂拥而至,如何避免重走共享单车的资本弯路?

巨头蜂拥而至,如何避免重走共享单车的资本弯路?

来源:新京报网 作者:陈维城 时间:2021-01-30 21:45 阅读:

从高空鸟瞰,阡陌之间犹如丰收的麦田;走近细看,是一排排闲置的共享电单车。这是自由摄影师吴国勇近日拍摄的一组《共享电单车的长沙劫》作品,背后讲述的是湖南长沙清退了40万辆共享电单车,被停放在超过19万平方米的空地上。吴国勇在2018年因拍摄共享单车“坟场”作品《无处安放》而被外界所关注。

2016年兴起的共享单车,曾被誉为“新四大发明”,然而不到两年时间,行业快速洗牌。行业调整洗牌的结果是各地超量投放的共享单车大量闲置,便出现了所谓的共享单车“坟场”。

2019年,电单车新国标的实施加速了共享电单车的商业化,在巨头和资本的加持下,行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。二三线城市,乃至县城成为共享电单车反复争夺的阵地。

激进的过程总会有很多问题出现,此次共享电单车的大面积堆放也值得行业去反思。电单车新国标下,如何让共享电单车“进城”之路不再那么难?巨头蜂拥而至,如何避免重走共享单车的资本弯路?

长沙40万电单车闲置,问题在哪儿

“2020年12月初,陆续收到一些微博留言或私信显示,长沙出现的共享电单车‘坟场’,决定去现场了。”吴国勇自从拍摄共享单车“坟场”被关注后,便经常收到全国各地的网友爆料。

吴国勇来到长沙后,用一天多时间拍了三个共享电单车堆放点。堆放点里的电单车有美团、哈啰和滴滴青桔等品牌,其中美团规模最大,超过一个足球场的大小,密密麻麻大概有10多万辆。哈啰和青桔的规模要小一点,预估一两万辆。“我拍摄的只是冰山一角,这可能只是美团的一个最大堆放点,青桔和哈啰不一定。”

闲置共享电单车集中停放点。 图/自由摄影师吴国勇提供

据介绍,以前的共享单车“坟场”,很多是相关部门委托第三方公司清理堆积的,各种品牌鱼龙混杂。而共享电单车是长沙市政府责令各出行企业自行清退,是企业设立的临时堆放点,现场也有企业的工人在整理。

哈啰出行方面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,闲置的共享电单车属于有序停放,集中回收的直接原因是长沙市对路面运营的共享助力车进行整治,各大品牌主动回收了无牌车辆,暂存在各个仓库中。之后,各个品牌都会按照自己的计划对车辆进行维护保养以及转运。

美团出行也回应称,根据长沙市政府部署,美团电单车已完成路面无牌电单车的回收减量任务,回收车辆约10万辆。对未上牌车辆进行回收入库,并有专人24小时进行车辆管理,确保车辆资产安全。公司倡导将从粗放式扩张转向到精细化运维。

这些投放的共享电单车为什么要回收?原因有二,其一是数量太多;其二是很多没有上牌。

长沙交警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,此前长沙街头共有约46万辆共享电单车,其中上牌照的仅 有6万多辆。1月份,长沙城管局市容秩序监管处处长杨力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清理的车辆基本上是没有办理牌照的,以及超期超投的。目前,长沙市区保留了上牌的6.5万辆共享电单车,还有4万辆共享单车,基本上可以满足城区市民对单车骑行的需求。”

在此之前,据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官网消息,2020年11月底,长沙多部门约谈了小遛共享、喵走、哈啰出行、青桔、美团、喜宝达6家共享单车企业,集中整治无牌照车辆过量停放、违规停放等乱象,要求6家企业限时清理回收全部无牌照电动自行车。

共享电单车抄袭共享单车“以量取胜”的模式?

共享电单车并不是新事物。在2017年共享经济兴起之时,共享电单车也应运而生。当时共享电单车主要在一二线城市运营,之后多家企业宣布暂停运营。行业调整的背后,有资本退潮的原因,也有政策因素。

在一二线城市发展步伐放缓的共享电单车,但在下沉市场迎来第二春。2019年4月,电单车新国标的实施成为共享电单车发展的新机遇。这一年中,哈啰助力车、松果电单车、小遛电单车加速在县域市场布局。

或许看到行业模式的可行性,2020年以来,滴滴、美团、哈啰等巨头加速布局,与雅迪、爱玛、新日等电单车厂商合作快速拓展市场。一时间,滴滴、美团、哈啰、小遛等企业的共享电单车业务在一二线城市交锋。

“除了哈啰、滴滴、美团外,还有数十家企业(发展共享电单车),说明大家都看好两轮车出行领域。”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说,但一哄而上便造成供给过剩。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,全国包括汉中、长治等城市也出现小面积的共享电单车堆放点。

互联网分析师林才涛认为,电单车新国标政策落实初期,平台试图通过“先上车后买票”的方式在目标发展城市增加投放数量。长沙是最早一批共享电单车入驻的城市之一,也是平台竞争的焦点,各平台为争夺长沙市场进行了大量无序投放。然而,需要指出的是,共享电单车的生存空间有限。

面对车辆聚集堆放的现象,一位头部共享电单车企业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,现在这些共享电单车玩家依旧沿袭共享单车时期的战术,以量取胜,与城市管理部门博弈,必然会重复共享单车走过的路。

闲置共享电单车集中停放点。 图/自由摄影师吴国勇提供

哈啰出行方面称,从其助力车业务2018年进入长沙开始,就一直希望政府部门出台相关管理规定,规范行业发展。哈啰经历过单车大战,明白其中利害关系,不希望历史重演。

“平台以自行投放抢占市场的方式争取指标配额的野蛮行为该停止了,毕竟道路是公共的,企业应该通过良好运营、精细化管理,服从城市发展规划,积极与主管部门沟通,获得城市准入,拿到配额,这样两者协同才可以让行业健康发展。”吴国勇认为。

“2018年《无处安放》的传播,当时我对摄影还是很有信心的,我觉得影像还是有它的力量。”吴国勇介绍,当时有共享单车的创始人提出要收藏摄影作品,把收藏的部分作品分赠给投资人,“这些作品最恰当的最有价值的发挥作用就是给投资者们看一看,也许可以变得理性一点。”

“不鼓励发展”是否变成“禁止投放”?

共享电单车命运多舛。

2017年8月,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中提到,“不鼓励发展租赁电动自行车”。此后各地纷纷清退整治共享电单车。

在共享电单车行业第二次爆发之后,无限投放与无序停放的问题被重视,行业开始进入规范发展阶段。2020年以来,各地陆续清理整治共享电单车行业。

2020年3月,因违规运营租赁电动自行车,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对“人民出行”平台运营商作出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。2020年12月,芒果电单车、小遛等6家违规投放共享电单车,被北京多部门联合约谈。

此外,包括兰州、衡阳、佛山、中山等在内的城市提出全面清理整治共享电单车,有的城市还要求限期清退。有共享电单车头部企业相关负责人曾在政策座谈会上表示,部委发文提到“不鼓励发展”,到了地方变成“禁止投放”。

该现象也引起公益律师廖建勋注意,便向广东省司法厅提起了合法性审查的申请。广东省司法厅的复函:“经研究,我厅认为……’落实国家不发展共享电动自行车政策、督促共享单车企业限期清理回收共享电动自行车’条款,与国家有关文件表述不尽一致,并已提出审查意见要求相关单位进行研究修改。”

不过,有部分清退的城市如汉中,面对市民出行需求又让共享电单车重回城市路面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共享电单车是共享单车升级迭代的服务,比共享单车的性能更好,骑行更舒适,适合国家现在快速城镇化进展,需求肯定存在。

“有了之前共享单车的治理经验,相关部门应该提前介入,根据城市发展规划,事前公开车辆指标,有序开放城市区域,逐渐扩大规模。”吴国勇表示。

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认为,2020年下半年,各地开始重新治理共享电单车,源于北京等中心城市对共享电单车的态度,影响了一大批城市。北京对共享电单车说“不”,是基于科学的认识和判断,也得到了不少老百姓的支持。共享单车初期的乱象是可惜的,共享电单车恐怕也要交学费。

“地方政府应及时研究出台相关管理办法。结合电单车的新国标、城市的需求量确定投放标准和数量,实行准入制。另外,可效仿网约车的定时监控机制,根据电单车的实际使用情况调整监管方案。”互联网分析师林才涛表示。

滴滴青桔认为,共享电单车的未来发展必然会趋于理性,通过提升和改善服务质量来吸引用户,而不是依托投放量来增加市场占有率。平台企业可以利用骑行大数据助力政府开展交通执法、保障安全,服务交通规划、路网监控和运行调度等精细化管理。

责任编辑:书明寒